红花会“原地解散”:一个嘻哈厂牌的骤然“灭绝”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04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8月5日晚,嘻哈团体红花会旗下歌手贝贝(原名李京泽)在直播中疑似剁手指,引发舆论震荡。随后,他的直播账号被平台永久封禁,并被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(直播)分会列入主播“黑名单”。

  作为国内知名说唱团体,红花会不是第一次引发争议了。上一次是在2018年初,旗下艺人PG One被曝作品歌词涉及吸毒、侮辱妇女,导致红花会多数歌曲遭下架,一度被全网“封杀”。 与当时被动接受审判不同,这一次,红花会主动走上了断头台。

  直播事件发酵后不到12小时,红花会创始人之一弹壳就在朋友圈公开宣布“原地解散,就此消失”,因为“不想让事情再继续发酵下去,影响到这个圈子和我们喜欢的音乐”。 另一名红花会创始人丁飞,也在微博劝粉丝朝前看,“你们别再说好话了,我们已经臭名昭著,做了太多错误的示范。” 贝贝“断指”,红花会“断尾”。

  在“剁手指”的前一天,贝贝和弹壳、丁飞、Mai等红花会成员一起,在上海参加了一场音乐节演出。如果没有后来的突发事件,他们的计划表里还会有世界巡演。 但从直播画面被播出去的那一刻起,什么都晚了。 8月8日,这就是公司记者下载注册了红花会旗下APP“炬猩”,其首页还展示着“炬·2019世界巡回演唱会”深圳站的宣传图,但点进去已显示“接主办方通知本演出取消,请已购票的观众办理退票手续”。

  既定演出突遭变故是红花会这一年多来的常态。5月6日,苏州站演出确认取消的一天后,红花会做了一个决定——全员改名。

  此前包括弹壳、贝贝在内的众人,用的都是“红花会_XX”的统一格式,但在那之后,“红花会_弹壳”变成了“弹壳Danko”,“红花会_贝贝”变成了“李京泽GlockieBae”,官方微博也从“红花会”变成了“GDLFMUSIC”,意指“Good life(美好生活)”。

  在喊出这个“Peace&Love”口号之前,红花会的slogan一直是“黑怕不怕黑,这是红花会”。前半句是红花会还没成立的时候,丁飞开的一家嘻哈服装店的名字,后来又被用作了红花会背后运营公司的名字。

  2017年开播的《中国有嘻哈》,成为红花会的“改命”贵人。旗下成员PG One、BrAnT.B小白在节目中表现不俗、名气大涨,他们在自我介绍时,都不会忘记提一句背后的厂牌“红花会”,后者随之爆红。

  但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,印证了红与黑有时候只有一线年下半年是《中国有嘻哈》冠军获得者PG One最火的半年,也是红花会声名鹊起的半年。与此前在地下确立业内统治地位不同,这次是走向主流舞台和观众。

  人红是非多。2017年8、9月间,围绕着PG One的黑料开始如潮水般涌现,好不容易消停了一阵后,2017年底他又曝出与李小璐的“出轨夜宿门”。

  真正把这位说唱新王“锤死”的,是其早期作品《圣诞夜》被曝涉及吸毒、侮辱妇女等问题,遭到了紫光阁、人民日报、新华网等官媒点名批评,随后红花会不少地下时期所创作的歌曲全网下架。 “黑怕不怕黑”的红花会,领教了“黑”的滋味。

  红花会解散,除了几个成员之外,粉丝的心情可能是最复杂的。 贝贝事件被红花会定性为“纯属个人行为,与我们所从事行业、以及从业人员无关”。

  此前,其工作人员曾回应贝贝被网络暴力,因想证明自己才做出极端举动。 网传消息称贝贝此番出事和“大粉回踩”有关,对此官方并无确切回应。

  但嘻哈走红之后,rapper和粉丝之间的关系的确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 因为一档节目的热播,在地下时期想都不敢想的粉丝体量涌向了嘻哈歌手,并成功地将爱豆饭圈的那一套规则带到了嘻哈圈,而红花会的PG One站到了风暴中心。 仅节目播出阶段,PG One的微博粉丝从万级,迅速增长至近500万,其吸粉能力可见一斑。

  彼时微博的热搜疯狂打call榜上,PG One在一群流量爱豆的夹击下拿到了第三,前面是易烊千玺和杨洋,后面是张艺兴和王源。

  当时的微博热搜疯狂打call榜上,PG One排名紧逼当红流量。(图源:网络)

  最让人目瞪口呆的情节发生在PG One被官媒点名批评之后。2018年1月7日,微博上曝出,PG One粉丝将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杂志《紫光阁》的官微误当成是一个饭店官微,疑买热搜话题“紫光阁地沟油”想搞垮它。

  这一乌龙事件,让PG One当时的处境雪上加霜。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流量和粉丝把红花会和PG One抬得越高,最后他们摔得越惨。

  两年前,中国嘻哈爱好者过了一个火热的夏天;两年后,夏天的天气依然火热,嘻哈圈的氛围却直逼冰点。 对于这样的变化,有人愤怒、有人鄙夷,还有人却是发自内心地惋惜:好不容易从地下冲上地面的中国说唱,又要回到阴暗逼仄的地下去了吗?

  两年以来,那档改了不少人命运的综艺改了名字,从《有嘻哈》变成了《新说唱》,虽然少有水花但还在坚持。当年意气风发拿冠军的GAI和PG One,也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。

  GAI最新的作品是给电影《哪吒:魔童降世》唱了主题曲《哪吒》,发微博宣传时他配了一张哪吒坐在肩头的照片,“看你就像看自己”。

  客观来说,经过两年的发展,中国嘻哈正在往主流方向靠拢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并喜欢上听这样风格的音乐,虽然规模上还不能和国际上产业发展成熟的国家相提并论。

  热爱说唱的歌手和喜爱说唱文化的听众,都有一颗让中文说唱越来越好的心。哪怕过去只有一瞬间,他们被说唱激励过、安慰过,就愿意让这样的音乐继续激励、安慰更多人。